我的马拉松

Submitted by Dot on Sun, 11/02/2014 - 22:37

跑步圣经网链接

几个月前获得了上海马拉松的信息,我决定报名参加。但实际上在那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态度就出了问题,我不再积极地锻炼,随后发生的一些事情,使我更加消沉。跑马拉松,似乎只是个憧憬。

但9月15日我还是兴奋地往网络报名的队伍里挤。遗憾的是没有报上名。

那么,算了吧……

当然,我也没有再锻炼,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讽刺的是,二十多天后,10月9日,上马来短信说我获得了候补报名资格——像个玩笑。

没有多想,我顺利地报了名。

问题接踵而至——我该怎么办?

没有经验、没有技巧、没有体能……我甚至不知道剩下的20天该怎么训练。仅凭一颗跳动的心么?

 

9月15日报上马并非不自量力。13年3月至10月,我连续211天每天早起跑5公里,并配合了一些其他的高强度训练,还是有些底子的。虽然今年只有6月份跑过一些,但剩余1个半月的时间若能投入训练,总是有希望的。

但如果是从10月9号开始——那就叫不自量力!

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随后的训练并没有什么突破,最远只有10公里。开赛前一周的周六,10月25日,为了摸底,在同事的陪同下,我跑了一次长距离,没有精确测量,但可以肯定是30~32公里,用时3小时30分。途中没有补充能量,水也很有限,虽然快到终点时饥饿和疲劳让我临近崩溃,但这次行动还是让我看到了希望。尽管这30公里导致的左膝盖和两个脚腕的疼痛一直持续到今天。

我乐观的以为,比赛时只要及时补充能量和水分,跑慢些,应该会很轻松的。

 

我太乐观了。

 

早7点,发令枪响的同时下起了雨,随后越来越大,不时刮过一阵强风,透过淋湿的T恤,冷飕飕的,却总能引起选手们的一阵欢呼。

无数人兴奋地迈着大步超过我,我不停地告诉自己,耐心,耐心;南京东路有壮硕的小伙们敲着激昂地大鼓,美妙的少女们跳着欢快的舞蹈,服装统一的大妈们结成队伍不住地为选手呐喊。一切都让人心潮澎湃,我还是告诉自己,耐心,耐心。这一点我是知道的,马拉松要的是匀速,如果前面跑太快,很快就会崩溃。

很快我找到了一个方法——找一个人并肩行进,两人互相参照,就能轻松保持一个速度。

首先是两个骑警,他们的山地车速度很慢很稳定,我跟着他们很轻松就跑了两三公里。可惜在6公里时他们转向了。

8公里时,两个脚腕的疼痛开始发作,还好,不算强烈。

10公里时我又找了个老兄做同伴,他虽然只跑过25公里,但看得出来是经过长期训练的,状态比我好很多。在大概15公里时我慢下来吃我的energy gel时,被他拉开了不小的距离,他数次回头找我,但我没能追上去,于是慢慢地,他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直到我的第三位同伴出现,带领我在第26公里时才又追上这个老兄。

第三位是个姑娘,是在大概20公里时遇到的,我看她很稳,速度也不快,就跟了上去。此时天已放晴,我的状态好了一些。彼此相随了几百米之后,我们开始交谈。这是她第二次马拉松,第一次是在无锡,3小时52分,很棒的成绩,再快7分钟的话就够上马精英赛的资格了。但她前些天才爬完泰山,还没完全恢复,身体也不舒服,所以这次只求完赛。我告诉她这是我第一次跑马拉松,准备又不充分,所以能在5小时内完赛就满足了。她告诉我,我们当时的速度是4小时内的速度,鉴于我的情况,她建议我稍微慢些,否则后面会受不了。我倒是觉得看到了进4的希望,决定拼一拼,没准儿真能创造奇迹。

但事实证明,她是对的。在将近30公里时,同样是一个energy gel让我跟丢了她,她同样回视了一下,没有看到我,便继续自己的路程。我已经没有力气追赶了。到31公里,已经完全看不到她了。这时我明白她为什么只带一个gel了——不知道我带的5个,另加5个盐丸能帮我恢复多少体能,但确实是耽误了不少时间。

这之后,我就乱了。

31公里是个缓坡,后面的选手一个接一个地超过我,我已经像是在挣扎了。是的,有准备的人才有可能创造奇迹,很显然我还没准备好。

 

突然我想起了臂包里装了旧手机和耳机,就是等这个时候用的。里面有一首我听过无数次的Lost Stars,我知道这首歌能带动我。

音乐的确起了作用,在随后的1公里中我一个又一个的追上去,跑出了精彩的一段。

但好景不长,32公里的魔咒开始应验——噩梦来了。

我的左腿开始抽筋,随后越来越频繁,然后是右腿。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停下来,坐在地上做拉伸,志愿者、民警陆续朝我走来,问道,怎么样?还好么?驻足的路人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我。我向志愿者、向民警、向路人致意,然后一次又一次爬起来,每次起跑,两个脚腕都像要断裂般的疼痛。剩下的路程便成了一场较量,一场与痛苦的较量。

从35公里开始,每公里都设有里程数,也是从那里开始,每公里都越来越漫长。进4是不可能了,我又开始祈祷能5小时跑完。抽筋依然频繁的发生,每次都必须停下来压腿,而为了减少抽筋,还得一次又一次停下来让志愿者往双腿喷喷雾剂。36,37,38,39,越来越多的选手出现抽筋,越来越多的选手开始步行。我尽量保持我的步伐,比步行快不了多少的步伐。我超过那些步行的人,但更多奔跑的人超过我。这是我慵懒的代价。

41公里,我对付完最后一次抽筋,开始试着加速。路人不停喊着,加油,终点了,终点了,我抬起头,望眼欲穿,总看不到终点。

终于,右转进入上海体育场,终点就在前面,路两旁挤满了人,激情澎湃地喊着加油,我吼出一声,开始冲刺, 腿已经虚了,我压榨出自己最后一点气力来保持速度和平衡,不要慢下来,不要摔倒。我看了一眼计时牌,4:28,然后我冲过了终点。

42.195公里。

出乎意料,比预计提前了半个小时——4小时28分,对于新手来说,仍然是个不错的成绩。

终点,志愿者递上毛巾,指引选手到休息场地。场地里已经挤满了人,人们相互问候,呼喊着,欢笑着,像一次凯旋,像一场狂欢。我用毛巾擦着脸,突然涌起一种无可名状的情绪,霎时,眼眶湿润了。我大口深呼吸,企图抑制这种冲动,但根本不管用。我找了一处明媚的阳光,坐在地上,毛巾捂着脸,任凭泪水流淌,Lost Stars的旋律还在耳畔萦绕……

不敢相信,我哭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被自己感动了。 我过去很混蛋、很愚蠢、又很胆怯,我为自己所不屑、所鄙夷。但此刻,我为自己感到欣慰。

我很想拍下当时哭泣的自己,看看是什么样子,但手机还在存包车里,也找不到同伴,无法记录下这一刻。

 

我们总在寻找能激励自己的人或事;我们身边总是有一些值得我们尊敬,值得我们学习的人。

很久以前,我突然有个想法,为什么我不试着去做能够激励自己、激励别人的人呢?什么时候我又能成为值得让自己尊敬的人呢?

长久以来,这只是个想法。而现在,我在路上!

最后,爸,妈,谢谢你们原谅我的过去,谢谢你们付出的一切!我从未言谢,但我应该说。

我爱你们!

这首Lost Stars送给自己,送给所有追逐梦想的人。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