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至义尽!

Submitted by Dot on Wed, 11/22/2006 - 20:45

今天Frank打电话说请客吃饭,这么久不见,感谢他还记得我。

算我共五人。只有个胖子见过,另几个都是Frank以前的朋友,我不认识。

菜上桌,大家便边吃边聊。他们都是故交,多时不见,聊得很热闹。话不投机,我只管吃喝,出于礼貌,随便附和两句罢了。

男人的话局总是要扯到女人的。Frank和他的前任女友Avon很久没联系了,大家都认识,就拿Frank打趣。“别提了,早都分手了。我都又交过两个女友了。”他一副毫不在乎的神情,“不过是在和她分手一个月以后……说实在的,我对她挺好的,能做的都做了……”

这一点我清楚,Frank的确是曾经“为伊消得人憔悴”。他是我见过的最痴情的两个男人之一了。另一个是Simon,一个直到现在还没有放弃的“傻瓜”。面临Simon一轮又一轮的攻势,不知那个女人是心为所动了,还是无可奈何了,反正总算是“就范”了。但好景不长,原本情意绵绵的两个人后来竟至于恶语相向甚而大打出手,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这就是最好的印证。算来也有四年多了吧,只有Simon自己在全身心地维系着两人之间所谓的感情,屡受打击的他在情绪的跌宕起伏下几度出现自残倾向。但是到最后他还是不可救药地追着爱人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末尾Frank买单。服务员找零时他提出要发票,大家又笑他假正经:要发票干吗?报销?!“不要发票的话他们可以逃税,”他一本正经的说:“到酒店吃饭可以不要发票让优惠点。”他接过递来的发票和零钱,低头整起了钱包。片刻的沉默之后,他突然耸起肩膀,向大家做出个鬼脸:“Avon他爸是地税局的。” …………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