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Submitted by Dot on Thu, 11/23/2006 - 20:40

这些天闲时百无聊赖,翻看读书时写下的日记,发现有些诗句倒是不错,只是意念过于颓废。这和那时郁闷的生活是有关系的。这让我想起了当时的一位同学,他成绩一塌糊涂,却有一手好文笔,常在校报发表文章。他爱读安妮宝贝的书,我借来翻了几页便读不下去了。我觉得这书很适合他,感觉就是在追求颓废。他很坦然,笑道:“就是要追求颓废”。这在当时的我看来,不过是故作另类、无病呻吟罢了,还暗地里嘲笑他的幼稚和可笑。然而我始终没有勇气去承认,自己己经是病入膏肓了。这就是我的愚蠢与懦弱所在——身陷困境,却总是只凭一些美好的憧憬来自我麻痹,而从来不曾,也从来不敢直面现实。
花了点时间,挑出了几首平静一些,且自以为有些韵味儿的摘抄下来,在这个快被遗忘的Blog上发表发表,也不枉曾做了场诗人梦。

Thu 9/11/2003
昨天我曾讨厌诗人,我曾讥笑那些痴情儿,我曾认为有些人气度狭小,我曾厌烦某些人,我曾……
可是今天看来,这些都是错误
然而明天,我仍将感慨今天正确的错误

Sun 9/21/2003
人生的大部分时间是需要喧闹的,有了喧闹才有欢笑;
沉静仅仅是用来总结喧闹,感悟喧闹的。
后记:太多的沉静便是沉沦了。

Wed 10/29/2003
一个人走,一个人走,只有长长的身影陪伴
远处是白茫的一片天
路旁的微笑不属于我,我不属于他们
让我从他们中掠过,我从他们中掠过,只向着那白茫的天
我要融入那白茫的天,可那白茫的天总在远方,我赶不上它
我早已融入这白茫的天,身后的微笑只向着白茫的天

Sun 11/16/2003
大自然原本是很静谧、唯美的,不幸的是有了人类;
人类其实是很灵秀、可爱的,不幸的是有了智慧。

Fri 1/16/2004
七日的不见,七日的想念。哎,七日的梦魇!
七日的空乏呀,如何敷衍?哎,七日的苦闷,怎样排遣?!
后记:不必这么悲观,七日也就是一瞬啊——那么,我更要感伤了!

Tue 1/27/2004
爱情,永远不要放在第一位。
哎!
然而,又何容你来调遣!
她飞扬跋扈且势不可挡,总能僭越人的思想,占领精神的制高点!制高点!

Fri 3/5/2004
我沉默,我沉默,
耳畔隆隆地想起我沉默的回声——死一般的寂静。
燥人的沉静,凄清的喧哗。

2004年11月
不要怀什么豪情壮志啊!
平静的心儿,可以纳海。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