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小感

Submitted by Dot on Fri, 09/12/2008 - 19:22

不记得从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有钱的人一般不买书,买书的人一般没有钱。细细品味,实在是个很精辟的结论。
就说我吧,一穷二白,却总想着把书店里那些自己爱不释手的书一本一本都捧回家。早些时候人老实,又没有零花钱,就零零碎碎地掖着攒着,只为买本书。后来就放浪了,每每得了闲钱,先去网吧游历一番。记得时间的话,余钱还够买本书,两全齐美;要是不巧忘乎所以,事后也是要为贪玩花了买书的钱而捶胸顿足的。
从前买书只认准那些名字看着够权威的出版社,不能少了“人民”、“教育”、“文学”、“中国”之类的字眼,以为这样的书才够经典。曾经鬼使神差地买了本非知名出版社的《莎士比亚悲剧》,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怀疑起了译者的水平。直到看见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莎士比亚悲剧》也是那个朱生豪译的,顾虑马上烟消云散,把这本《莎》从书柜最底层抽出来,往上插在了《红楼梦》的旁边。后来才明了,“浙江文艺”的书也是很有气质的,“三联”的书也是很有品味的,“译林”的书也是很考究的,“北京燕山”的书也是很物美价廉的……仅凭出版商来判定书的好坏是幼稚而可笑的。
现如今,书价真是水涨船高。随便一本单薄的小册子,只要装扮上几张图片,再盖上硬皮的封面,就能借“精装”的招牌卖出二、三十元的好价钱,让人咋舌。至于那些体态丰满、雍容华贵的名籍巨典就更不消说了。这么一来,原本就细致的读书人,更是要精打细算,精挑细选了。如此得来的一本书,就愈加珍惜,摆在书柜里就愈觉得惬意,美中不足是书柜总还是没有填满。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开始自谋生路时才明白,买书藏书是需要殷实的家底的。每逢临柜兴叹,只恨自己没有盖茨的手腕,没有巴菲特的头脑,否则汗牛充栋岂不只是九牛一毛!
然而一转念,万一有朝一日我飞黄腾达了,腰缠万贯,那果真又是什么情形呢?
有责任心的话,办个有模有样的慈善基金,终日奔走游说;有胆略的话,抓一把稀奇古怪的风险投资,整天提心吊胆;保守的话,居家理财过日子,股票、基金、房地产,分身乏术;潇洒的话,吃喝游玩找乐子,party、探险、高尔夫,应接不暇。总之是或日理万机,或玩物丧志,哪里还能静下心来咬文嚼字。
正所谓知足常乐。书价偏高则择其精,书柜萧条则增其致,每抚页览阅便快然自足,不亦乐乎!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开头那句话的出处了,是范用编的《买书琐记》,三联出版的。这也是我曾经志在必得的一本书,可惜时间一久,竟给淡忘了。可是最近手头并不宽裕,还是接着淡忘吧!
还是袁枚老前辈最会打算盘——“书,非借不能读也! ”

做了这么多味同嚼蜡的文字,末了来上点甜品吧。讲讲就在刚才这篇日记行文过半的时候窗外上演的一段有意思的小插曲。
一对听声音已进中年的男女,伴随着激烈的谈话,在楼下前后踱着步。清脆的高跟鞋声响彻夜空,打破了院中原本的沉寂,让人不觉绷紧神经。男声的低沉和女声的急促不容旁人清辩,不过气氛中沉淀下来的基调已经在暗示着什么了。几个来回之后,双方的语气逐渐平和。随后,高跟鞋就在我窗前的台阶下停住了。女子开始用清晰且高亢的语调重复起一句话:“只要你快乐,我就足够了……”“你小声点”,但随即就被男子的低吼给喝断了。在一连串急切、交错的私语声收尾之时,隐约传来了一阵低促的喘息,接着,便趋于静寂。然而就在聆听了片刻的虫鸣之后,窗前便开始荡漾起女人歇斯底里的呻吟,沉醉、忘我,旁若无人。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一点半的深夜,就在数米开外的二楼窗户里还有人正坐在书桌前写日记,并且已经有意无意地成了他们私情的见证者。但忽视了那盏亮着的台灯,则无疑是他们的重大失误。
可是多情的夜空并没有眷顾这段温存,楼下新开的麻将室里,骤起的搓牌声无礼地撞碎了这对痴男怨女的幻境。于是,伴随着高跟鞋踢踏地轻快节奏,一串“咯咯”的艳笑在夜幕里撩起层层轻漾的波纹,飘然而去,似乎要给这个甜腻、激荡的场景布置一个宛转的结局。
然而……
然而已临近三点,身体渐觉困顿,我还是老老实实地上床安歇吧,明天还要拖着一身的疲惫奔波呢。至于故事,还是等下一个夜深人静再来作续篇吧。说不定到时候又有什么有意思的事送上门来呢!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