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070309

Submitted by Dot on Fri, 03/09/2007 - 20:13

今天表弟在这里看完电影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还好他明天休息。我催促他关掉电脑,打电话回家。我给他铺好床,并且很高兴今天有位客人留宿。这个初中生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个初中生了,羞涩、客套、不善言表,在与大人的交谈中总是默不作声,不知所措,只在末尾附和着牵强地一笑;当然,他同样有着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都会有的对电脑游戏的痴迷。这些我所见的以及我所未见的——标标致致的一派学生气。全不是从前那个会把铁疙瘩丢到酒壶里的活泼捣蛋的机灵鬼了。母亲总是语重心长地说:“他现在长大了啊,懂事多了!”。我默不作声,心里却在为又一分童真的泯灭做叹息。尽管这是必然。
人类总是逃不过许多的必然。
比如说前些日子遇到一个亲戚,也不过相互一笑问几句家长里短罢了。先前几次到姑奶家拜年还见过她,其时还是个穿着入时,装扮靓丽的花季少女,然而现在,却已是抱着孩子在街上溜达的少妇了。
我可能也要过类似的生活,表弟可能也要过类似的生活,并且已经在过着。对于表弟,从现在开始,他要忍受自己所不愿听的,经历自己所不愿做的,紧接着是尽量好的高中,尽量好的大学,一纸薄薄的毕业证书,一分可以闲坐在办公室看报纸的稳定工作,焦渴的爱情,乏味的婚姻,空洞的两室一厅,还有一个懵懂的孩子;然后他的生活就只剩下房贷,无尽的应酬,工作的压力,以及伴着孩子成长而不请自来的种种问题和麻烦,甚至还有家庭内部矛盾。待到暮年,他靠在椅子里注视着孩子匆匆的身影时,隐约觉出了自己的影象,他感到惊愕,异样,凝重,又夹杂着一丝欣慰——原来历史早已在重演。
如果他无法改变这些的话,就是这样了。这种我们即期待又厌恶的必然的生活。
是必然桎梏了人类,还是人类屈服于必然?

我想提醒表弟,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见解,并且把握住自己。还想对他说,这里离你家近,有空常来玩,这是你大姨家,多走动走动,不要顾虑什么。但我清楚这些沉闷的话题与他的年龄是不相宜的。“孩子自有孩子的乐趣”,他充满好奇和幻想的脑袋是塞不下这些陈词滥调的。
最终只有他自己能创造自己,最终只有他能改变自己。

回到现实中来吧!电话那头的声音很严厉。从表弟泛白的脸颊上看得出他对小姨还是很有些敬畏的。原来小姨已经在外面找了他很久了。这是我的错,我该早些提醒表弟的。“我怎么知道你在你大姨家?”然而电话里传出的这句话着实让我有些惊讶。两家之间也就几分钟的路,表弟来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在外面找到这个时候竟没想到来看看,或是来个电话。也许真的是她急昏了头。但我却是感到了一丝凉意。已经这么晚了,坚持让表弟回家似乎有些欠妥,但看样子小姨的态度很坚决。可能是焦急、恼怒让她的情绪有些激动,有些不理智吧。如若不然,我就无法理解了,就像无法理解元宵节她不愿来这里聚一聚而是坚持自己在家“包饺子”一样。

母亲终于睡下了,我关上灯,照例走进阳台,在窗前伫立。呼啸的寒风让我瑟瑟发抖,我伸手捋捋前额的乱发,回忆起自己短发时的模样 (待续……)

Add new comment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